歡迎來(lái)到廣州金川環(huán)保設備有限公司!

020-3828 8300

南方日報:職責擔當 共克時(shí)艱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3-12 點(diǎn)擊數:408

   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打響以來(lái),金川認真貫徹落實(shí)國家相關(guān)部署和要求,積極配合政府部門(mén)和相關(guān)單位的防疫舉措,以飽滿(mǎn)的工作態(tài)度和嚴謹的專(zhuān)業(yè)精神始終堅守在防疫一線(xiàn),堅決扛起了環(huán)境企業(yè)的責任與擔當。3月11日,南方日報對金川進(jìn)行了專(zhuān)版報道,以下為報道內容。


   在梅州抗擊疫情的戰場(chǎng)上,有這么一群人:他們雖然不需直接接觸新冠肺炎病人,但感染的概率卻和醫務(wù)人員一樣高;他們雖然不需要使用醫療器械,但每天都會(huì )接觸沾有病毒的醫療器械;他們沒(méi)有固定的工作時(shí)間,只要一個(gè)電話(huà)就要馬上到位……他們,就是負責處置醫療廢物的梅州金川醫療廢物集中處置有限公司工作人員。

   “我們也知道這個(gè)工作有風(fēng)險,也會(huì )害怕,但是必須有人來(lái)做,我們不能退縮?!泵鎸τ浾叩牟稍L(fǎng),梅州市金川醫療廢物集中處置有限公司負責處置醫療廢物的工人說(shuō),這段時(shí)間以來(lái),他們在人們看不見(jiàn)的地方,默默堅守抗擊疫情的防線(xiàn)。

   南方日報記者 梁時(shí)禹

   戰疫逆行者日均收集和處理醫療廢物近1噸

   金川醫療廢物集中處置有限公司負責梅州市27個(gè)新冠肺炎定點(diǎn)收治醫院和醫學(xué)留觀(guān)點(diǎn)的醫療廢物的收集和處理,每天要處理的醫療廢物近1噸。

   下午2時(shí),醫療廢物集中處置工人王浩林從位于興寧市徑南鎮白石村的醫療廢物處置站出發(fā),開(kāi)始一天的醫療廢物收集工作。

   “我既是廢物處置站備用司機,也是車(chē)間技術(shù)人員?!蓖鹾屏终f(shuō),廢物處置站工人不多,每個(gè)人都是“全能型選手”?!氨热缥?,有時(shí)候負責到醫院收集醫療廢物,有時(shí)候負責焚燒廢物?!?/span>

    新冠病毒會(huì )經(jīng)呼吸道飛沫傳播和接觸傳播,即使醫療廢物已經(jīng)使用特定的廢物桶裝好且消毒密封,但作為距離新冠肺炎病毒最近的人,防護工作依然不能馬虎。

   “每天都要與沾有病毒的醫療廢物打交道,把防護工作做仔細,是對自己、對家人、對社會(huì )負責?!敝灰?jiàn)王浩林打開(kāi)防護服的包裝袋,把服裝抻一抻,卷起褲角把腳伸進(jìn)去……動(dòng)作快速且嫻熟。

   防護工作做好之后,記者跟著(zhù)王浩林出發(fā)了,他的第一個(gè)目的地是梅州市人民醫院,這里收治了9名新冠肺炎患者。

   當天公司派去收集醫療廢物的只有王浩林一個(gè)人?!耙咔槠陂g大家都很少出門(mén),去醫院看病的人也少了,醫療廢物日產(chǎn)總量也下降了,像今天這一趟車(chē)跑下來(lái),醫療廢物估計只有120多斤?!蓖鹾屏终f(shuō),最少的時(shí)候是一輛車(chē)能裝100斤醫療廢物,多的時(shí)候能裝差不多1000斤。

   下午3時(shí),王浩林到達市人民醫院。醫院門(mén)口,“全副武裝”的醫院工作人員早已將醫療廢物打包裝好。

   記者觀(guān)察到,裝有醫療廢物的垃圾桶總共有四個(gè)類(lèi)別,普通型損傷性醫療廢物、普通型感染性醫療廢物、新冠肺炎損傷性醫療廢物和新冠肺炎感染性醫療廢物。

  “日常的醫療廢物分為損傷性醫療廢物和感染性醫療廢物兩種,疫情期間我們公司新增了新冠肺炎患者使用的這兩種醫療廢物的分類(lèi),并會(huì )在箱子上貼上‘高?!臉酥??!蓖鹾屏终f(shuō)。封箱、稱(chēng)重、簽字之后,王浩林便開(kāi)始將廢物桶搬運上車(chē)子的后箱。

   兩個(gè)廢物桶加上桶內的醫療廢物共約60斤,為了省力,王浩林將廢物桶立起,桶與地面形成約45度的角,然后將桶拎上車(chē)后箱。整齊排列后,王浩林開(kāi)始對車(chē)后箱進(jìn)行消毒。

   看似簡(jiǎn)單的動(dòng)作,但每一個(gè)步驟都需要小心翼翼?!耙惶讼聛?lái)跑四五個(gè)點(diǎn)是挺正常的,醫療廢物多的時(shí)候,一桶就有60斤。如果單純用蠻力會(huì )非常累,手發(fā)軟把桶摔開(kāi)了,有可能造成二次污染。雖然醫院已經(jīng)對醫療廢物進(jìn)行一次消毒,但為了安全起見(jiàn),把廢物桶裝好之后,還需要對后箱再一次進(jìn)行消毒?!蓖鹾屏终f(shuō)。

  上車(chē)前,王浩林拿著(zhù)酒精對自己再次進(jìn)行消毒,之后便前往下一個(gè)點(diǎn)?!耙话阆挛?時(shí)出發(fā),6時(shí)半左右回到站里,在這段時(shí)間內防護服必須得穿在身上,口罩也得戴好?!蓖鹾屏终f(shuō)。長(cháng)達4個(gè)多小時(shí)不能喝水進(jìn)食、出汗不能換衣服、呼吸也不是那么流暢,談到這些,王浩林微微一笑:“都習慣了,也沒(méi)什么大不了的,別人能堅持,我也能?!?/span>

  工作環(huán)境惡劣面臨被扎傷的風(fēng)險

  下午6時(shí)30分,王浩林回到醫療廢物處置站。當脫下防護服時(shí),衣衫已經(jīng)濕透。

  王浩林的同事溫東洪接下了王浩林的工作,他需要把裝在車(chē)后箱里的7個(gè)垃圾桶搬運下來(lái),然后把密封好的箱子拆開(kāi),將醫療廢物傾倒進(jìn)焚燒爐中。車(chē)子后箱打開(kāi)后,他的第一個(gè)動(dòng)作是對車(chē)廂內進(jìn)行消毒,從出發(fā)到現在,這已經(jīng)是車(chē)子第7次消毒了。

  用刀將封箱的膠帶劃開(kāi),一股奇怪氣味從廢物桶里傳出,與消毒水的刺鼻味形成鮮明的對比?!昂拖胂笾胁煌?,除了酒精味、血腥味還有一股別的味道?!睖貣|洪笑著(zhù)說(shuō),新冠肺炎具有極高的傳染性,患者使用過(guò)的所有東西,都被標記為高危傳染物,包括餐具、食物殘渣?!俺俗⑸淦?、針頭、紗布等這些常見(jiàn)的醫療廢物之外,裝廢物的袋子里還可能有患者吃剩的飯菜,悶在袋子里一個(gè)下午,餿味特別重?!?/span>

  讓人避之不及的味道,溫東洪卻習以為常?!肮ぷ骺偟糜腥俗霭?,我們不做誰(shuí)來(lái)做呢?”溫東洪一邊搬著(zhù)廢物桶,一邊說(shuō)。

  裝醫療廢物的袋子總共有三層,每一層都扎得緊緊的。梅州市金川醫療廢物集中處置有限公司經(jīng)理劉艷霞表示,打包嚴實(shí),既是為了員工的人身安全,也是避免二次污染?!笆中g(shù)刀、注射器等這些醫療廢物比較鋒利,容易將袋子劃破,在拆卸的時(shí)候容易被劃傷,所以包裝既要扎實(shí),工人在拆卸的過(guò)程中也要戴上兩層手套?!眲⑵G霞說(shuō)。

  持續工作12小時(shí)凌晨4時(shí)的梅城是常見(jiàn)風(fēng)景

  醫療廢物處理的最后一步,便是焚燒。

  接近1噸的醫療廢物放入垃圾焚燒爐后,將經(jīng)過(guò)長(cháng)達12至16個(gè)小時(shí)的焚燒?!搬t療廢物需要日清日結,焚燒會(huì )持續整個(gè)后半夜?!眲㈠\標說(shuō)。作為金川醫療廢物處置站的總統籌,劉錦標對整個(gè)醫療廢物處理過(guò)程了若指掌?!胺贌臏囟仍?50℃至1100℃之間,焚燒的時(shí)間要充足,保證所有的醫療廢物燒盡?!眲㈠\標補充道。

  在焚燒的過(guò)程中,技術(shù)工人必須保持全神貫注,保證溫度、壓強的穩定?!胺贌笫腔以袒?,這個(gè)過(guò)程中如果機器出現問(wèn)題,技術(shù)工人需要及時(shí)報告?!眲㈠\標說(shuō),“焚燒后,75%的物質(zhì)可以氣化,剩余25%的殘留物,將作為生活廢物轉運到專(zhuān)門(mén)機構,進(jìn)行填埋?!?/span>

  截至到3月7日,梅州市金川醫療廢物集中處置有限公司處置疫情醫療廢物總量350.9噸,其中疫情醫療廢物23643.27公斤,派出專(zhuān)車(chē)220車(chē)次,行程約32500公里。

  “網(wǎng)上常常有人問(wèn),你們有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凌晨4時(shí)的城市?其實(shí)我們每天都能看見(jiàn)?!眲㈠\標打趣說(shuō)。

  自疫情發(fā)生以來(lái),金川醫療廢物集中處置有限公司全部工作人員取消休假,無(wú)一人缺席,所有疫情有關(guān)的垃圾都做到了當日收集、當日轉運、當日優(yōu)先處置、專(zhuān)車(chē)專(zhuān)送,并優(yōu)化運輸線(xiàn)路,最大限度與人群保持安全距離,努力守衛阻擊疫情的最后一道防線(xiàn)。

  卸下所有裝有醫療廢物的垃圾桶,離開(kāi)醫療廢物處置站時(shí),王浩林再次對車(chē)輛進(jìn)行消毒?!半m然這些工作簡(jiǎn)單又枯燥,而且面臨著(zhù)巨大的傳染風(fēng)險,但大家一直堅守在工作崗位上,沒(méi)有一個(gè)人說(shuō)要離開(kāi)?!蓖鹾屏终f(shuō)。

  看著(zhù)王浩林工作的背影,劉艷霞在一旁對記者說(shuō),“做這份工作不容易,很多人都戴有色眼鏡看他們,認為他們只是個(gè)收垃圾的,但我覺(jué)得他們非常偉大?!?/span>


點(diǎn)擊下方鏈接南方日報原文網(wǎng)址

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20-03/11/content_7872360.htm